《夜路》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:现在要拍成年电影很难-安琪娱乐网

就连金奖大导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都不得不坦承,在疵情始终不见好转之下,拍给成年观众看的严肃电影如今很难在市场上生存。

虽然《蜘蛛侠:英雄无归》近来在票房上大开红盘,然而《最后的决斗》和动画片《魔法满屋》在上映期间票房始终不尽理想,反倒在串流平台上大放异彩。可见得在疵情影响之下,成年观众和家庭亲子观众至今仍然拒影院而远之,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观众愿意踊跃买票进场。

在以《水形物语》摘下奥斯卡最佳影片、导演等四项大奖之后,如今终于推出新片《玉面情魔》,墨西哥大导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对影坛现况也深有所感。他向NME表示:“毫无疑问地,本片是我最引以自豪的一部电影。”

“我舍弃了壮观虚华和异想天开的概念,改为寻找一种更加清醒成熟的方式来切入这个题材,而我对此非常高兴。在五十七岁这个年纪还能自我改变,对我来说实在非常令人兴奋。”

《夜路》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:现在要拍成年电影很难-安琪娱乐网

《玉面情魔》是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执导生涯中第一部不带奇幻元素的作品,而他对此解释道:“就个人层面来说,我再开心也不过了。但身为一名地球公民,我再焦虑也不过了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绝望感,而在真相和谎言之间也模糊了界线。不管就个人或社会来说,这可能是一种生态演变,但目前所有事物都带着一种末日感。”

谈到目前超级英雄电影称霸好莱坞的现象,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则表示:“每隔十几二十年,观众族群就会有所改变。在七零年代,电影观众多半都是成年人,而到了八零年代,观众就变得年轻了许多。”

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感叹道:“那亥观众成长改变了,不过如果要拍出一部给成年观众欣赏的电影,现在可能是历史上最艰难的一刻。但这不代表一切都会持续下去,没有什么事是永恒不变的。”

他也谈到了《水形物语》夺金之后的影响:“当你摘下一座小金人之后,你就能在一定限制之下工作。我没办法去拍出一部两亿美金版本的《玉面情魔》,但我可以用六千万美金来拍它,而且可以邀到一定的卡司阵容。”

“我不认为在《水形物语》之前,这件事有办法实现。在大多数情况之下,我们都为片中角色找到了自己原本心目中的卡司人选,而在此之前,他们甚至可能不会对本片感兴趣。”